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总校长

2019-11-06 22:32栏目:登录
TAG:

  嘉宾:刘煜炎、林嘉茵

  刘煜炎: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总校长,北京昌平凯博外国语学校校长

  林嘉茵:原101中学文科班学生,2013毕业于康福国际高中,2017年获美国杜克大学统计学和经济学双专业学士,2018年获麻省理工大学金融学硕士学位。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国际教育大咖说》。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康福国际教育集团和凯博外国语学校校长刘煜炎刘博士,还有他的优秀学生代表林嘉茵同学,请两位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吧。

  刘煜炎:网友们好,大家好。

  林嘉茵:你们好,我是林嘉茵。

  主持人:刘博士,我们知道近年来北京的国际教育成绩非常好,特别是咱们康福国际教育集团,在这方面成绩斐然,培养出很多优秀的学子,去像牛津、剑桥、斯坦福这样的学校。但是比起被这些名校录取,很多家长会更加关心,学生们去到这些名校,是否适应在名校的学习和生活,以及他们后续的发展是怎样的呢?

  刘煜炎:对,的确很多学生通过国际学校考上世界名校,这是一个很重要步骤。但考上名校之后,对于中国的高等教育和西方的高等教育来讲,有一个重大的区别,中国的高等教育是严进宽出,学生只要考进了大学,很少有人被淘汰,即使他们在大学里做得很糟糕,考不及格,有时还能补考使其及格,所以我们很难听到中国的大学里有被淘汰出局的学生。有时候可能有1%—2%的学生没有毕业。但是在西方国家,考上大学,好学校是严进严出,考也难考进去,也很难毕业,所以常常会有35%左右的学生毕不了业的。所以,对于考上西方大学,有的时候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同时毕业也是更有挑战的事。因为在大学里,以我在西方国家,像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美国的一些好的大学,学生考上大学之后的学业都是比他在高中期间还要繁重,估计要繁重一倍以上的学业压力。所以,很多学生如果不是意志特别坚定、学习能力特别强、语言又能够达到自由沟通的情况,上了国际名牌大学以后,常常会出现从名牌大学被淘汰出局,或者是在那里学习成绩平平。

  所以,我们在办学过程当中,在我的办学思想过程当中,我没有认为学生考上世界名校就成为他的一个终点了,这应该是一个真正的起点,真正学习的挑战和压力。在你的同学都很优秀的情况下,你的老师是世界名家的情况下,你跟他们学习才是一个真正的起点。至于说高中,高中时期再优秀,老师也不会那么优秀,再优秀,你的同学也只有少数才能考上世界名校。所以,我对学生的期望,我是希望我们能够在高中阶段给足他们适应世界名校学习的能力。我敢自信地跟大家讲,尽管我们这个学校大概收不到像人大附中、北京四中那样的优秀学生的比例,但是我们学校的最大优点,在于在国外的大学后劲很足,学习能力很强,很适应英美大学的生活。也不光是英美大学的生活,实际上他将来在社会上工作的时候,还会更好地发现,他们怎么在工作当中能够发现自己过去的一些基础,有很好的优势。由于他们的意志力量和他们与人相处的力量,还有他们选择什么样的事业、什么样的关系、什么样的合作的时候,他们有很好的知会,所以我对我们学生的后劲是非常自信的。

  主持人:林嘉茵同学,你是哪一年毕业的?

  林嘉茵:我是2013年毕业的。

  主持人:你当时都收到哪些学校的录取通知?

  林嘉茵:当时收到4所大学的录取通知:杜克大学、纽约大学、加州伯克利、UIUC。

  主持人:非常好的成绩。所以你最后的选择是什么呢?

  林嘉茵:最后选择了杜克大学。

  主持人:你选择的专业是什么?

  林嘉茵:我当时选择了统计和经济的双专业。

  主持人:刘博士对于她第一次来学校还有什么印象吗?

  刘煜炎:对这个学生的印象很深刻,因为她不是一个成绩差的孩子。她是在我们早期办学过程当中,碰到的一个成绩优秀的孩子。优秀是因为她相比我们当年招的学生来讲优秀许多。当年在101中学里,已经上了高一。高二刚刚上,在这个时候她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发展方向,来到我们学校考察,能不能在我们学校读书。她开始的时候,我记得开始来我们这里试读了一周。因为我们学校的学生总体素质不像101那么一刀切的好的分数线往上走,其实像她这样的好学生很少,差的学生比较多。她在这些同学当中学的时候,刚开始有点不适应,不知道怎么样跟这群学生来相处,开始时候她纠结了一段时间。

  我跟她妈妈有很多交流,她妈妈是一个比较了不得的妈妈,她妈妈对这个事情看得比较清楚,她到底要怎样培养孩子,她认为这个选择是正确的。但是这个妈妈的优点并没有强迫孩子这样做决定,而是让孩子体验一周之后,跟她一起来分析到底应该选择101还是跟着我们来念国际高中。我也做了很多沟通,我们教育孩子,人是最重要的因素,至于跟哪个老师上学、跟哪个校长上学,你的选择方向是重要的。

  通过这样的沟通之后,她后来还是选择放弃了101的学业,就到了我们这儿来,而且还跟我达成了一个一致,不是只读两年就毕业,要完整地读完我们的高中三年,不是为了只是考上一个国外的大学,而是为了上国外顶尖的学校。当时我们定的是美国的十强,我当时跟她有这么一个默契,我说我想把你要么推到英国的前五强,要么推到美国的前十强,我觉得我们俩共同努力,应该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一种前景,你愿不愿意这样试一试。在中国,清华、北大考上要靠运气,她也同意。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情况?你还记得是这样吗?

  林嘉茵:对。

  刘煜炎:考上清华、北大靠运气,但是考进美国的十强不是运气,是一种必然。你愿不愿意做这样的选择。比较可爱的是,这个孩子不但选择,而且后来一直在不断地克服自己的思维和认知上的一些局限,越来越优秀,越来越大气,她是我的学生当中,大概我最喜爱的一个学生。

  主持人:刚刚林嘉茵同学说你读的专业是统计学与经济学,你觉得功课难吗?你上学之后会有很多作业要做吗?

  林嘉茵:首先大一的时候肯定同时上着五门课,感觉课业还是比较重的。我记得当时大一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这五门课,而是如何要时间管理,因为同时你还要应对全新的生活,去办银行卡、手机卡等等,当然还有课外的很多社团活动等着你去探索。我记得当时每年都很忙、很紧凑,但是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因为每天都在体验不同的东西。

  主持人:听说你后来还被麻省理工硕士录取了是吗?

  林嘉茵:确实是。

  主持人:请你简单介绍一下麻省理工硕士的申请还有入学之后,你是否适应那里的生活吗?

  林嘉茵:其实当时也是有这么一个过程,在纠结要不要考研这件事情。但是后来因为大学的这种探索,让我确定了自己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就是想做金融方面的事情,然后觉得研究生可以帮你去储备知识,同时也是一个平台,让你适应从学生到社会的一个转换。当时考研的时候,能够得到麻省理工录取特别开心,因为他们真的是有这种创新精神和感觉有无尽可能性的探索欲。在这一年我觉得是非常充实的。因为不光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来给我们授课,与此同时还可以结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而且它的案例,它平时上课的风格完全和本科不太一样,商学院都是以案例教学,其实课下花的时间比课上还要多。所以,这种时候就需要自主学习能力来完成这些课下的学习,和同学的团队合作也特别重要。

  主持人:刚刚刘博士说,林同学是您的骄傲,她考了很好的学校,您觉得她现在的成绩您满意吗?对她的下一步您有怎样的期待呢?

  刘煜炎:林嘉茵的优点是学习能力特别强。记得她刚开始在我们学校是比较喜欢文科的一个孩子,应该是在101已经被定为文科生了,好象是这样的。所以她对理科缺乏一些信心。实际上她的理科成绩也算优秀,但是可能不如她文科那么优秀。我当时跟她讲,文科的优秀其实不是太容易作为一个基点的,原因就是因为在中国的文科当中,其实没有太多的思辨性,基本上都是记忆、背诵,死记硬背的东西要多一点,所以文科的优秀体现在你的记忆力很强,你的学习时间掌控比较好,比较听话,比较守规律,比较按部就班,所以这个不能作为一种特殊的能力。我当时跟她讲,你要有勇敢的志向、毅力去变成理科的优秀生。当然我们不一定是要做理科的事情,不是一定要当科学家,实际上是要用理性思考去照亮人生。我当时跟她谈话当中,我记得我当时跟她说要理性思考、照亮人生。尽管她在101成绩也不错,中考成绩也很好,但是她到我们这边来的时候,晚来了一段时间,当时的数学、物理的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也纠结了一段时间,觉得要不要放弃。因为她比较要强,她觉得她自己好象干不过理科最好的孩子,就觉得自己稍微落后。我那个时候就给她在思想上做了不少工作、沟通,我说没事,人家可能比你强一点,但是总的来讲你还是可以追上他的,你还可以成为理科的优秀生,也可以拿到A—level的A,也可以拿到AP的5分,你不用发愁,只不过说你不可能是将来从事物理科学研究,你可能不如人家物理特别强,这不是问题。她后来在理科方面下很大的功夫,理科成绩也考得非常好,后来其实很多理科成绩都是5分,并不是4分、2分。我记得好象理科全是5分,相反文科有一个4分。说明我跟她当时说的文理的差异,还是正确的,因为理科重视逻辑推理,重视建模,重视自然科学规律的客观性,文科重视主观性的多一点,当然也有客观性。所以,她有这么好的英语成绩,她考历史,历史也只考了4分。所以,验证了我当时说的,你要想到用理科的思维去作为你从事文科的优势,不排斥你将来从事文科的事业,这一点她吸纳得比较好。

  另外,林嘉茵更大的优点不在于学习成绩能够达到优秀,学习能力很强,她更大的优点在于她的人性方面,她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追求完美的孩子。她的心里上的东西非常契合我,因为我是四五十岁才开始办国际学校,我对一个人能不能成功、为什么成功,不是从知识层面、科学层面考虑更多,我是从人性的层面考虑得比较多。到底一个成功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性、什么样的价值取向、什么样的人生目标,我对这个把握得比较好。所以,我在给他们教育的过程中经常讲人生成功的道路,希望在人生成功的模式上给他们定一个标准,让他们理解成功人都是什么样的,按照那个样子改造自己、变化自己,这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有发展前途的人。所有的学生当中,可能在这方面,林嘉茵是自我修炼、自我调整自己调整得最好的一个孩子,她把她自己的一些思考、一些向往、对自己人生的一些转变,她有时跟我交流,我觉得这个孩子大概就是老师最爱的那种性格,她愿意调整自己的性格,接受我们这些老人所体会到的人生的感悟。

  我经常跟她说,人生要是发展得不走弯路就要倒过来活,可是又倒不过来,你刚出生是80岁,再往后是70岁,再往后是60岁就更好了,但做不到,人一定是正着走的,实际上需要设计。你正着走,如果能够借鉴专家的意见,借鉴过来人的意见,借鉴有经验人的意见,借鉴已经成功的人的意见,但是又不为他们的意见所拘束。仅仅借鉴意见,又同时结合自己的情况考虑,这样的孩子走出来的道路应该更顺、更好。林嘉茵就是有这么一个优势。

  她还有一个比较优秀的妈妈,不那么强硬。有很高的期许,但是又很民主的妈妈。很高的期许是,这个妈妈对她的要求,在内心里有很高很高的目标,希望孩子有很大很大的出息。但是面上又觉得你怎么做都行,你怎么做我都接受,你怎么做我都支持,我尊重你的支持。这么一个妈妈,特别了不得。这样的妈妈,孩子的压力是自己给的,不是妈妈给的,孩子的学习、孩子的任务是自己做的,不是妈妈请了一堆专家逼着孩子。

  我从这个角度看,林嘉茵将来的发展应该是不可限量,将来可能是事业上有一个伟大的女性,林嘉茵了不得。

  主持人:林同学,你觉得你在进入名校之后,取得这些优异的成绩,和你的高中学习是否紧密相关呢?你在康福学习的时候又收获了什么呢?

  林嘉茵:我觉得高中打下的基础,对之后的发展有很大的作用,我比较感激我的高中的两个阶段,都对我有很重要的作用。前期101其实打了一个很重要的基础。之后在康福,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自主学习能力。之前也提到过,因为康福的教学模式比较灵活,它不是一味地灌输,让老师和学生之间有互动,而且学生之间有团队合作,其实这个和西方的教育方式是比较吻合的,尤其到了大学的课程,教授比较高屋建瓴地把他的观点告诉你,但他不会把这些公式、细节都讲给你,这个时候真的是需要你下来跟你的同学一起钻研。所以,这方面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康福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让我们自由地发展,观察到社会上需要改善的问题,然后集结小伙伴们自己去组织,去改善它。其实这方面和西方的教育也非常像,他们想让你做一个社会人,而不是在一个象牙塔里,所以这两点都是康福一个非常好的基础。之后对适应国外的生活也很重要。

  主持人:从杜克到麻省理工,都是很优秀的学校,所以你对美国名校的教育理念有什么体验呢?

  林嘉茵:其实美国名校的教育理念可以归为几个字:立足于社会,但是放眼于未来。他们看一个人,不单单看你现在是什么样的人,他会看你未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看你的潜力,他想培养的人是有社会责任感的,看到弱小或者不平等,他想要去改变。或者即使他到了很高的位置,他可以保持谦卑,这样的一些人。或者是有创造能力的人,他不会随波逐流,他有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这些想法、这些理念也是康福在不断追逐的。所以,这点特别契合。

  主持人:也就是说美国名校的这些教育理念和咱们康福教育的教育理念是息息相关的,对吧?

  林嘉茵:嗯。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林同学,刘博除了在学习上对你有帮助之外,在其他方面还有什么帮助吗?

  林嘉茵:其实回忆一下当初,我觉得刘博更像是我们的人生导师。学生如果有想不开的东西,真的平时可以敲开他办公室的门找他去讨论。比如在申请季的时候压力都很大,文书他会亲自操刀,一遍遍帮你修改,甚至每天都在熬夜。其实刘博对我们,不光是学习上的引导,更多是人生上的引导,鼓励我们去创新,鼓励我们更自信地去面对、思考人生。

  主持人:刘博士,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据我所知您真的培养出了许多国际名校的学生,但是这些学生他们的发展并不是说进了名校之后就止步不前了,反而是像林同学这样越来越好,上到一个更好的台阶。您有什么秘诀吗?

  刘煜炎:要是说秘诀的话,应该说是有,但是也不能够那么局限。其实对于一个孩子来讲,他的发展的潜力,如果从学术的角度看,他应该是谁都能学会创造性思维、批判性思考。这是我的第一个认知。

  另外,对于他自己的成就来讲,任何一个孩子在世界上、在社会上面,他想要借世界上的各种平台、各种力量去发展的话,只要他的愿望是高大的,是伟大的,高大就是比较高远,伟大就是帮助别人,成就这个社会的。这样的人的目标总是可以实现的。

  所以,一个人的成就取决于他发心的基点和胸怀,如果他发心的基点不是自私而是帮助别人,他的基点是为了使整个社会变得更好,找到自己能够施展事业的舞台,这种情况下他总是可以实现自己最大的梦想。所以,我在培养我们学生的过程当中,一方面帮助他们建立学术自信。怎么建立学术自信?找世界上的客观标准,托福、雅思、SAT、AP、A—level,通过这些学术性的标准化的全球性考试,来建立他们的学术自信,让他们知道他自己已经在全球的最重要的100个大学的标准里是可以实现的。这个学术自信建立之后。

  第二,要建立他们自己的人生目标,他要有一个比较远大的人生目标。有了学术自信,这个人生目标还需要给他们一些坚定性。因为一个人成不成功其实不在于他自己有没有理想,其实原来每个人都有过理想,每个人都有过自己的梦想,为什么后来没有成功呢?是因为在成功的路上,坚持自己的梦想而不改变的人太少了。所以,大家坚持坚持着,碰到挫折的时候就放弃了,有的时候是没有挫折就放弃了,因为太苦、太累。没有任何一件事情,它的成功是非常简单的,这一切都是要经历千辛万苦的。我们现在的孩子,很多人都是独生子女,父母亲都把他们的一些生活性的劳动剥离了,只让他们专注于学业,只让他们专注于考试,只让他们专注于拿分数,所以他们就没有其它的社会性的能力,所以他们就不太愿意去做社会上的工作,也没有这样的眼光去发现社会上的需求,去怎么帮助别人,所以成功的机会比较小。

  我们在教学当中,保证了学术性之外,我们希望他具有很好的对社会的一种锐眼、洞察力,他会发现社会上的机遇跟自己优点的配合,然后去思考自己的人生目标。一旦定了这个目标,或者是说在人生目标的进行过程当中,他们会反复地调整、反复地确认。最终实现目标的过程,他们知道挫折是肯定的,但是也不愿意去轻易放弃。

  所以,为了让他们建立这种自信,我还专门想了八个字的名言,叫:一个目标、一生追求。告诉他们人一辈子要有一个伟大的目标,你一辈子不断地接近和实现它。所以,我们这些学生的最大特点是不愿意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目标,所以他们的后劲很大,他们未来聚焦于某些目标,去实现这些目标的能力也是伟大的,我对他们充满自信。经过十多年的教学,我也发现孩子们的成功其实在于他们的心智改变,而不仅仅是学业成绩优秀。往往一个学生的心智发生这样的改变,他自己坚定了信念,锁定了一个终身的目标,自己踏踏实实去管理好自己的时间,朝着目标去奋斗,去整合社会的资源,一般都是能够实现的,所以没有太大的问题,我对我们的孩子充满自信。

  主持人:我知道今年是康福国际教育成立十周年,林同学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刘博还有你以前的老师、同学以及学弟、学妹想说的?

  林嘉茵:首先对校长说的话就是,我一直非常感激校长当初对我的鼓励和栽培。我现在只是完成了现阶段的学业目标,未来的路还很长,但是我这些年的成长很多都是来自于您的鼓励,我特别感激。

  其实想跟学弟、学妹们说的是,每一个人的目标、性格和你的能力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其实需要你善于用身边的资源,探索什么是比较适合你的路,寻找到最适合你的路以后,你才能有机会获得成功。最重要的就是当你站在成功的彼岸的时候,你再往回看,还是希望你可以怀有谦卑,也可以心怀感激。

  主持人:刘博还有什么嘱咐给像林同学这样的优秀毕业生吗?

  刘煜炎:像嘉茵来讲,应该说世界上任何一个目标对她来讲都不是一个难题,真正难的是她自己能够把自己的综合素养、自己的生活,将来自己领导一个团队,并且把团队做好。林嘉茵各方面的能力都比较全面,人品也比较好,但是第一个最大的挑战或者是今后她自己要面对的一个挑战就是如何去领导一个团队,尤其是她现在一个人做事情肯定很优秀,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得很好。从我的体会来讲,我自己是从一个学者走向了一个管理者,做管理者的这个角度,要跟社会上的各种人交流,跟社会上各种挫折和困难去打交道,面对困难的时候要有坚强的信念和坚强的意志。所以,需要有一个坚强的团队作为支撑。所以,今后如果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广结善缘,物色自己团队的成员,将来可以更早地去创业,或者更早地在工作当中显示出自己的领导力。世界上最大的挑战不是去管理事,不是去管理一切,是管理人,必须是不管理而管理。也就是说我们在领导一批人的时候,我们没有去过分地管理他,而这群人又有非常好的团结和共同使命,形成一个共同命运体。

  这大概是她后续的一个挑战性的课题,我自己做了这么多年,在这方面还有很多缺陷,越早去修炼,越早做这方面的关注,可能会更好。

  祝福她将来成为一个很好的女性领导者。

  主持人:好的,谢谢两位的精彩分享,我们本期国际教育大咖说到这里就结束了,让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刘煜炎:谢谢观众们。

  (结束)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版权声明:本文由拉斯维加斯游戏发布于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总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