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于1月8日成立了中国金融史研究中心

2019-09-17 19:41栏目:首页
TAG: 史研究

我校于1月8日成立了中国金融史研究中心,这是全国首家金融史研究中心。记者近日采访了该中心主任、历史系主任吴景平教授,请他详细介绍一下该中心的情况。记者傅萱(以下简称记):吴教授您好,学校为什么会在全国首创这样一家研究中心?吴景平教授(以下简称吴):这是一个跨学科的研究平台,希望通过不同学科的交叉融合,服务于我校有关院系专业新一轮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成立这个中心的想法几年前在复旦大学启动“985”一期时就产生了,这是学科交叉和融合以寻找新的生长点的要求。过去的学科划分单一,各学科之间的界限十分清楚。但随着学科建设的深入,新的研究课题不断提出,要阐释清楚相关的学理、学术概念,就要打通相关学科、整合资源。同时,以前教师和学生都有行政划分的限制,隶属于各自的院系,成立研究中心就是要打通这种行政界限,加强沟通交流。我们这个中心不仅向校内开放,还向社会开放,努力使之成为海内外中国金融史研究者的共同的平台。记:怎么会选择到中国金融史这个相对冷僻的方向?我知道经济学院已经开设了经济史专业,为什么这个中心不涵盖在经济史的研究之内呢?吴:历史研究是有许多突破口的,比如可以研究政治史、思想史、文化史等等。但都有一个如何确立自己特色、优势的问题。我们怎样考虑自己的突破口呢?如上海与北方和西部相比,在文化研究方面可以说是各有千秋,从事这方面的研究要比别的地方更出彩,很不容易。又如在北京研究政治史,在西安研究古代文明史,显然更具优势。上海是我国的经济和金融中心,近百年来这个地位从未改变过,尤其是它的金融发展过程代表了中国金融现代化进程,这一历史地位是中国任何其他地区无法替代的;而且上海地区留存下来大量的金融史资料文献,其研究价值之高是学术界所公认的。为了更深入地拓展这个研究方向,更好地为国家和上海的金融改革服务,经历史系、金融研究院、经济学院三家单位充分协商,决定合办中国金融史研究中心。我校虽然在历史系和经济学院虽然都已有经济史和金融史专业,但以往通常将金融史从属于经济史,实际上二者的差别很大,经济和金融活动是不一样的,就如工厂和银行的运作根本不同,所以金融史应该成为相对独立的专业方向。而且学校有关的研究力量之间需要加强往来,理论、现实和历史三者之间也需要经常的沟通,这样才能赋予中国金融史研究更深厚的学术底蕴,避免被边缘化,确立在学术界的优势地位。目前这个中心挂靠在历史系,为推进中国金融史研究,历史系要积极与相关院系和专业进行合作。记:我校在金融史方面的研究有优势吗?吴:我校在中国金融史的研究方面有较悠久的源流,在学术界素有影响。如中心的名誉主任、经济学院叶世昌教授多年从事中国金融史研究,其代表作《中国古近代金融史》、《中国货币理论史》等都很有影响。近年来历史系的金融史研究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已经有十多位博士生以金融史为论文选题,还承担了国家和教育部、上海市的社科课题,召开了上海金融史的国际会议。这一切也说明成立中国金融史研究中心的时机和基础都具备了。记:“金融”一词,可能更多地是指开埠后开办的银行等,可是在我国的历史中,长时间起作用的却是钱庄等形式,它们应该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型,研究的重点怎么放?而古老的钱庄对现代金融而言好象也很少借鉴价值?吴:历史是不能截然割裂的,因为现实无法回避历史。中国金融领域的演变有悠久的历史,金融制度的沿革变化也有丰富的内容。金融史研究整合了金融和历史,它研究的除了金融机构之外,还有货币制度、与工商活动和社会生活之间的关系等等。金融现象很复杂,也经常变化,但金融制度却是相对稳定的。制度安排才是金融事业的重中之重,要研究金融制度的变迁,透过制度研究现象。我国的银号、钱铺历史很长,它们是如何经营的?出现过哪些不规范的操作?怎样规避风险的?诸如此类的问题,对我们今天的金融改革都不无启发意义。另外一点是,现在的许多问题也无法绕过历史,比如许多外商金融机构司要重返中国,就得研究历史,才能解决它在中国的历史遗留问题。还有网上炒得很热的花旗银行存款案,就既有历史也有现实的因素。虽然我国近代意义的金融史已有一个多世纪了,与古代金融史有很大的不同,但要研究今天的金融问题,还是得和历史结合,历史研究是有很大价值的。甚至可以这么说,现实和历史研究的结合,是上海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必不可少的基础。记:您已经在金融史研究方面作了长期的努力,成果很多,如《上海金融的现代化与国际化》(与马长林共同主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出版)、《上海金融业与国民政府关系研究(1927-1937)》(主编,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2年3月出版)、《近代中国的经济与社会》(与陈雁共同主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6月出版)、《抗战时期的上海经济》(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7月出版),论文《上海银行公会改组风波》、《上海金融业与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上海的外汇市场》、《论北洋政府的外债整理》、《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美国对华借款》、《抗战时期中国的外债问题》、《近代中国金融中心的区域变迁》等等都与金融史研究相关,您在该领域内已经作了很多工作。吴:我在经济史和金融史研究方面着力较多,目前承担国家与上海市的社科项目多项,如《近代上海金融通史》,《上海与长江三角洲的金融网络》,要出多卷本专著。指导的博士论文选题有“中国通商银行的创建及其早期活动”、“金城银行的放款和投资活动研究”、“浙江实业银行研究”、“上海私营金融业研究(1949-1952)”、“上海外汇市场研究(1930-1940年代)”、“上海银行公会研究(1927-1937)”、“上海银行公会研究(1937-1945)”、“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研究(1915-1937)”、“近代中国铁路外债观研究”、“上海信托业研究(1921—1949年)”、“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研究(1912-1937)”,等等。另外,目前历史系里正和上海市档案馆联合整理上海金融地位变化的档案史料,计划100多万字,这也是金融史研究的资料文献方面的准备。总之中心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但我们有信心让这个中心成为体现复旦实力和特色的研究中心。

版权声明:本文由拉斯维加斯游戏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校于1月8日成立了中国金融史研究中心